“新世相”首推图书万人漂流 能督促大家多读书吗?

8月1日,微信公号新世相推出的“新世相·图书馆”阅读服务,开始了第三期“万人漂流行动”。

所谓“万人漂流”,即由新世相甄选20本书,不提前公布书单,读者在支付129元后,新世相从这20本书中任意挑选1本寄出,读者读完后寄回给新世相,如果一个月内能读完并按时寄回4本书,活动结束后,将收到全部129元退款,去程包邮,回程邮费自理。

在新世相寄出的每一本书中,都会夹送一个小小的漂流包。有的书经过多次流转,上面写着满满当当的读者反馈,在一本讨论死亡与衰老的书中,一位读者写下自己感人的故事:由于伴侣患有重疾,每周都要去医院化疗,爱他最大一部分原因,就是他对生命的乐观和对死亡的豁达,“只想对他说:我想死在你之前。我爱你。”

图书漂流包

据记者了解,“万人漂流行动”第一期有3000人参加,90分钟售罄,第二期和第三期各售10000人,第四期已有2000人开始预约,来自全国328座城市的读者参与了活动。

新世相发起的这次活动,虽然要求读者将一本书读完后再寄回,但对此并不进行考核(也无法考核),只要能寄回即可。那么,这项活动真的能督促大家多读书吗?这些书从哪里来?有多少人能够完成相应的读书计划得到退款?这些书是怎样选出的?在过程中又有什么故事?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就流动图书馆活动采访了新世相·图书馆负责人杨远骋。

新世相·图书馆负责人杨远骋

澎湃新闻:最初如何萌生办流动图书馆的想法?整个团队如何运营?

杨远骋:新世相这两年一直在推荐一些好的文艺作品,很大一部分就是图书,有很多用户会有这样的需求,推荐图书能够离他们更进一步,后来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有了这个想法,觉得比起卖书不如做一个比较酷一点的和书有关的事情,先做一个图书馆服务,更能帮助我们与用户有效沟通,于是就做了这个活动。

因为我们团队不大,做这件事情大家都有参与一点,要写文案、要看书、写推荐语,大家共同参与,真正的日常运营,就是每天负责发书并且决定下一次发什么的全职员工也就是1-2位,因为我们用了一些兼职来做打包的工作,然后做了一套系统,基本上把所有的计算都处理掉。

工作人员在准备寄出图书

澎湃新闻:活动宣传文案里,你们写这些书都是“被检验过有阅读价值的”,“阅读价值”如何检验?

杨远骋:我们认为我们的团队还是有不错的阅读品味,事实证明我们选出来的书,读者评价都还不错。就是在我们写书评的那个栏目,虽然不强制读者写,但还是有很多人去写书评并且打分。综合下来,满分5分,最低的书也有3.8分,最高的会有4.6分。

澎湃新闻:宣传中还提到“这些书适合所有人读”、“好读”,但其实有些书,比如福柯、普鲁斯特的著作是公认的“难读”,但他们收获了很高的评价,极具阅读价值,你们如何做平衡?

杨远骋:这个平衡其实不难找到。我们没选福柯和普鲁斯特的书,但有一些很受欢迎的书,比如有一本书是讲如何面对死亡,我们认为这本书对人非常有帮助,然后它也很好读。还有一本关于二战历史的,平时大多数人在书店看到可能都不会有兴趣阅读,但如果仔细去读,那是一本很好看的书,有很强的历史性,是一本纪实文学。

有读者在微信朋友圈贴出了刚刚收到的图书漂流包

澎湃新闻:书单最后如何产生?每本书要配多少量?

杨远骋:团队会群策群力,“世相君”最后定夺。我们有四五个小组,大家都会坐下来讨论,尤其第一次,我们挑了好几十本书,后面每个月也都会坐下来再补充几本书,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出版社会来找我们,出版社的编辑会推一些他们觉得合适的书,然后我们内部有工作人员先把这本书读完,做一个鉴定。如果觉得不错,我们会采购,一般第一批新书不会采太多,先几十本发出去试一试,如果评分不错再放大量。书的数量会有动态调配,现在一般每本书平均下来准备500本,评分高的书会多采,也会考虑价格,有的很昂贵的书,我们采的量就会少一些。

澎湃新闻:现在大多数读者都是基于自己的阅读兴趣,再做选择,比如我自己特别不喜欢读自然科学的书,你们会不会把读者兴趣列入考虑呢?

杨远骋:我们尽量选普通大众读得下去的书。会有一些书,在讨论过程中有很大争议,我们觉得会有很多人不感兴趣。也有选过一本自然科学的,确实有人说他收到之后觉得读不下去,退回来,这个我们也没关系,因为不是强制你要读完,但是也发现很多人会说,如果在书店看到这样一本书我绝对不会打开,但因为你寄给我、推荐给我,所以我去读了,就像打开一个新的窗户,接触到之前不太可能接触到的信息,他会很享受这个过程。

读者推荐程度统计

澎湃新闻:在整个活动中,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吗?

杨远骋:有读者寄了一个金华火腿回来,拜托我们寄给下一个人,我们寄了,但这件事肯定不能鼓励,要不然我们仓库会变得很复杂。还有人会寄自己的书给世相君,就是把书寄还的时候会多寄一本,会说谢谢世相君给我推荐这本书,我也给你们推荐一本书,就送给我们,我们也会去读。还有人,尤其第一期用户,常年看我们的文章,很有感情,有人会写信回来。

澎湃新闻:每期活动定价129元是如何确定的?经过两期,最后能够完成阅读任务的有多少人?

杨远骋:这个确实没有那么精确核算,这个项目我们在做的时候猜平均每个人会读2.5本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读完的,所以2.5本算下来,一本书大概愿意付出多少钱,所以就是129扣去发4次书的邮费,每次10元钱,就是89元,再除2.5,最后每本书大概35、36元,大家觉得都能接受,我们选择的书的平均定价也差不多是在这个数。

第一期卖了3000人,最后完成的比例是40%,第二期目前还没完全结束。

澎湃新闻:图书的来源是哪里?是跟书店合作吗?

杨远骋:有一些采购,有一些是和出版社的合作,对出版社来说是一个不错的营销方式,上次有出版社还送了作家阿城一些签名版图书,有的出版社甚至没上市的书,封皮都还没设计,也会送一批过来,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搜集反馈的渠道,而且我们每次采书就是500本,也没有退货一说,这对出版社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量。不过目前没有出版社免费提供大批量的书,会赠阅一些,但大头是我们采购。

澎湃新闻:寄出寄还过程中,书破损严重该怎么办?书库大概多久会更新一次?

杨远骋:这就等于报废,我们都放在一个角落,现在也在想怎么处置那批书,因为也不能当成废品卖掉。

书库每个月都会更新,不是完全更新,因为读者们读完书,会像豆瓣上一样去评分,然后我们采用末尾淘汰制,每个月会把评分比较低的三四本书淘汰,然后再引入一些新书。

澎湃新闻:有时候读者喜欢在书上做笔记,圈点勾画,你们的书允许这样做吗?

杨远骋:我们会送给读者一个漂流包,里面有些卡片和字贴,我们不希望大家在书上写,但是可以写在送的卡片、字贴上,贴在书的扉页,或者书里想贴的某一页。我昨天随便翻,看到一些卡片,上面的文字就非常感人。这本书会寄出,会持续地往下走,后面的读者看到这本书之前,也会先看到这些故事。

澎湃新闻:两期之后,你们有没有收到一些意见或者批评的声音?今后考虑怎么解决?

杨远骋:有,最大的两个意见就是觉得快递浪费了比较多的时间,另一个意见就是刚刚提到的收到某一本书,会觉得不想读。

第二个问题我们现在会不断地做末尾淘汰,再就是根据我们的调研去考虑读者兴趣。调研结果和我们原本的设想也很不一样,我们刚开始以为“80后”是主力,但发现“90后”比“80后”多,刚开始也会觉得从职业考虑学生、媒体、互联网从业者比较多,但后来发现学生其实只有17%,在企事业单位的有12%。

读者年龄统计

读者职业统计

快递的话,刚开始有货到付款的问题,有的地方不接受货到付款,那我们就统一这边付,还有因为不同地区快递速度不一样,那我们就会选择不同的快递来做配送。

澎湃新闻:有发生过中途丢失书的情况吗?

杨远骋:寄丢到现在都还没有过,有时候会寄错,是因为打包过程中出现问题。不过我们的系统做得很完善,基本上保证出错率很低。昨天我们去京东的图书仓参观学习,结果发现他们的仓库出货流程、安排和我们还蛮像的,虽然我们是歪打正着设计的。做到第二期就很少出错了,按照系统流程走下来,如果出错的话,都想不到是为什么,我们把每个步骤拆得很细,每个人只做一件事,这件事情还不需要去判断、思考,就像流水线一样。

澎湃新闻:跟前两期比起来,第三期有没有一些创新?

杨远骋:第三期现在准备开发交友功能,会开放一个“图书漂流”读者专属的查找系统,每个人都可以知道在你附近有多少人一样是图书馆读者,在全国有多少人跟你在读同一本书。还能掌握你读过的那本书它的漂流路线,上一个阅读这本书的人在哪里,读完以后这本书又去了哪个街道,书的流动轨迹都会在一张地图上显示。也会做一些隐私保护,一方面只会查到读者所在的城区和街道,不会有更具体的地址,另一方面,读者也会被邀请先设置隐私,自己决定要不要公开微信号,如果不公开的话,会再问读者是否愿意接受把想主动认识TA的人的微信号通过短信发给你。

  第三期图书漂流轨迹示意图

澎湃新闻:最后一个关于你个人的问题,你自己的阅读量差不多是什么水平呢?

杨远骋:这应该问“世相君”,他读的书非常多,我每读一本书都会在豆瓣上标,去年大概是读了50-55本,今年因为这个工作,会读得更多,昨天我看今年我已经读了30多本接近40本,肯定能超过前两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